Kodi tsogolo la ana omwe ali ndi autism ndi lotani?

我的孩子是一个自闭症儿童,19年夏天确诊,确诊之后就开启康复之路,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只在机构干预了5个月不到就碰到了疫情,我家在黑龙江,从20年开始疫情一直反复折腾,孩子根本没有好好的接受干预,我理解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可作为一个妈妈来说我同

我的孩子是一个自闭症儿童,19年夏天确诊,确诊之后就开启康复之路,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只在机构干预了5个月不到就碰到了疫情,我家在黑龙江,从20年开始疫情一直反复折腾,孩子根本没有好好的接受干预,我理解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可作为一个妈妈来说我同样也很崩溃,毕竟对于自闭症的孩子来说黄金期只有短短的这么几年,错过了以后也就不会再有了,可面对疫情我又毫无办法,看着他懵懵懂懂的样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常的孩子可以上网课,可自闭症的孩子能做什么,关在家里每天精力发泄不出去,不是大喊大叫,就是哭,在家里给他干预很难进行(可能也是我不适合教他),每次停课一两个月,在复课又要重复教之前的,钱没少花,但真的看不到希望。

Amapangira inu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