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balu adapulumutsidwa ndi mayi wina wosayankhula ku Shandong ndi mkaka ndipo adakhala mtsogoleri wa dipatimenti ya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85年,正值秋收的季节,一位衣着打扮像是政府人员的老人,大概60岁左右的年纪,带着儿孙,来到了山东省沂南县恒河村的一间破旧的民房中。此行他们是来看望当年的救命恩人。进屋后,老人便扑倒在一个74岁的老婆婆面前,长跪不起,老泪纵横。“娘,儿

1985年,正值秋收的季节,一位衣着打扮像是政府人员的老人,大概60岁左右的年纪,带着儿孙,来到了山东省沂南县恒河村的一间破旧的民房中。

此行他们是来看望当年的救命恩人。

进屋后,老人便扑倒在一个74岁的老婆婆面前,长跪不起,老泪纵横。

“娘,儿子来看你了。”

老婆婆是一个聋哑人,看着面前阔别多年的人,老婆婆高兴的面庞上也落下了泪水,用手势诉说着自己无法出口的思念。

这对“母子”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感人的故事?为何老人要将救命恩人唤作娘呢?

老婆婆的故事

这位聋哑老婆婆叫做明德英。

1911年,出生在山东省沂南县岸堤村的一个贫农家庭中,由于母亲早亡,由继母抚养她长大。

明德英的聋哑并不是先天性的,而是小时候的一场大病导致的。

明德英早年生活的时期,中华民国已经成立了。

虽然此时腐朽的清王朝已经步入了坟墓,但它遗留下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善的解决。

民国政府统治下的中国,依然是积贫积弱、军阀混战的局面。

蒋介石统治下的国民政府,嘴上说的是“三民主义”,实际上做的都是搜刮民脂民膏。

对像明德英一样的贫困家庭,生活状况上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善。

在明德英30岁的时候,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她便出来沿村乞讨。

直到她来到了马牧池乡横河村,当地的热心村民们尚有余粮,救下了快要饿死的明德英。

在邻里乡亲的撮合下,聋哑的明德英,和四十多岁的贫穷单身汉李开田成了亲。并且帮助他们找到了村里守墓人的营生。

夫妻二人也靠着开垦墓地旁边的边角地,勉强维持住了生计。

明德英夫妇的小日子原本在一天天的变好,直到无恶不作的小日本鬼子们进村扫荡。

其实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就通过巴黎和会上“国际社会”的纵容,强行继承了德国在中国山东地区的权益,实际上控制了青岛等地。

等到全面抗日战争爆发的时候,首当其冲受到进攻的就有山东地区。

而明德英家乡所在的沂蒙山区,是爱国将士们的抗日根据地,每年都要受到日伪军的重兵扫荡,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

八路军战士们能在广袤的山地中与日军周旋,靠的就是牢不可破的群众基础。

认亲老人的故事

在1940年,日本侵略者对沂蒙山区大扫荡的时候,有一个年仅18岁的八路军小战士,名叫庄新民,他当时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卫生员。

突围转移的战斗中,我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其中,庄新民就因为身负重伤,跟大部队走散了,一个人跌跌撞撞地来到了横河村,随后就晕倒昏迷不醒。

村口的李开田发现了庄新民,认出了他身上的八路军装扮。

不顾日寇们“私藏八路杀无赦”的恐吓,将其背回了家中。

正在照顾孩子的明德英,赶忙接过这个伤痕累累的小战士,将他放在了家里的炕上,盖好了被子。

不一会儿,前来追击的日本士兵就赶到了村里。

日本兵摇着明晃晃的刺刀,嘴里说着明德英夫妇听不懂的话,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

想都不用想,他们一定是在追问那个受伤的八路军的下落。

明德英夫妇表现得很淡定,用手指了指西边,意思是那个八路军往西边跑了。

几个日本士兵会意就追过去了。

明德英夫妇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一旦日本鬼子们折返回来,在家中发现了自己私藏八路军的事情,肯定一家老小都免不了遭到毒手。

于是,明德英夫妇又将受伤的庄新民,先后转移到附近的岩洞、村外的沟壑等地。

总算躲开了日本士兵的几次搜查,最后鬼子们见找不到人也就离去了。

昏迷不醒的庄新民总算从生死线上,被明德英夫妇拉回来了。

但接下来的问题是,庄新民的生命特征太弱了,没有力气咽下去食物。

危急之下,明德英也不去顾虑别的,还处于哺乳期的她,连忙解开衣物,用自己的乳汁喂给庄新民。

渐渐地,庄新民的嘴角动了一下,明德英夫妇欣喜若狂。

因为在一年多以前,明德英就用这种办法救活过一个八路军小战士,这就意味着庄新民也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庄新民渐渐恢复

明德英夫妇二人家里缺少医疗用品,他们就靠着祖辈们传下来的技能,上山采了一些草药,捣碎后给庄新民敷上。

把庄新民的伤口包扎好后,怕鬼子们再来搜人,明德英夫妇就将一处空置的坟地里铺满干草,让庄新民躺了进去。

还把家里唯一一条破棉被给他盖上。

在缺少专业医疗设备和技术人员的年代中,如果伤口感染了,那么带来的后果将是致命的。

明德英夫妇每天不厌其烦地,用清水给庄新民擦洗身体、更换草药。

由于日寇把家里大部分粮食都给抢走了,这让明德英夫妇窘迫的生活雪上加霜,一家人靠着吃野菜维持生命。

但为了增加帮助庄新民恢复的可能性,明德英夫妇就把家里仅剩的两只鸡杀了,熬鸡汤给庄新民补补身体。

在明德英夫妇的悉心照看下,庄新民渐渐恢复了意识,但他的伤口未能完全痊愈,他还无法离开明德英家里。

因为自己的到来,使得明德英夫妇家里承受了更重的负担。

庄新民于心不忍,几次都想拖着伤残的身体离开去寻找部队,但都被明德英夫妇二人劝下了。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天,庄新民的身体总算是恢复得差不多,下地行走没有问题了。

庄新民不愿意继续拖累明德英夫妇,决定还要回去寻找部队,继续着无数华夏儿女们的革命事业。

临行前,庄新民跪倒在大他不了多少岁的明德英夫妇面前。哭着说道:

“娘,爹,现在革命事业需要我,但你们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等到仗打完了,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孝敬你们。”

明德英夫妇申明家国大义,依依不舍地目送着庄新民远去,祈祷着老天保佑这个孩子能活下去。

革命事业胜利后

在中国军民的齐心协力下,日本侵略者被打跑了,蒋介石政府的反动派们,也败退了台湾,新中国成立了。

此时国内的战事总算是结束了,庄新民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跟着开国“十大元帅”之一的陈毅,到了上海军管会里面工作。

安顿下来之后,庄新民一刻没忘当年明德英夫妇的恩情。

但又不知道当年跌跌撞撞的自己,具体是在哪里见到明德英夫妇的。

于是在1946开始的六年间,庄新民不计成本地给山东沂蒙山区发信件,委托往日的山东战友们打听消息,终于在1955年找到了明德英夫妇的住址。

听闻庄新民的故事后,陈毅非常高兴,对身边的人们大加赞赏庄新民不忘恩情。

“中国的革命战士们,都是千千万万中国百姓们养大的,现在革命胜利了,我们不能忘记养育之恩呐。”

庄新民一路升迁成为了厅局级干部,始终不忘记当年明德英夫妇对自己的恩情。

但由于他的工作情况比较特殊,不能随随便便请假离开。

于是庄新民便想把明德英夫妇二人,接到上海居住,方便自己随时照顾孝敬他们。

此时的明德英刚生过一场大病,身体受不了路上的舟车劳顿,无法来到上海,只有李开田孤身一人来到上海,看望这个失讯多年的孩子。

就像千千万儿女们孝敬父母一般,庄新民每天晚上给李开田洗脚,睡前睡醒都去看望问候,带着李开田享受上海滩的繁华。

不仅如此,庄新民也劝李开田把明德英还有孩子们,一起接到上海来居住,他非常思念多年未见的妈妈和弟弟妹妹们。

李开田夫妻二人当年帮助庄新民,是为了中国的革命事业,为了中国的孩子们能逃脱侵略者的魔爪,并不是图庄新民日后会给他们多少荣华富贵。

在山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李开田,无法适应大城市里面的生活。

也为了不给庄新民“多添麻烦”,让他更好地投入到建设工作中,便以“回家照顾老伴”的理由,告别了庄新民。

李开田临行前,庄新民去找同志们借钱,凑够了整整1000元钱,给李开田让他带回去。

这在当时可是一笔非同小可的数目,李开田自然不愿意要。

庄新民好说歹说,以“路费”为由,才让李开田勉强收下了300元钱,还买了很多补养品,给他一同带走。

不仅如此,无法回去看望明德英母亲和弟弟妹妹们的庄新民,经常不远千里往家里寄钱和物资,以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

mapeto a nkhani

建国后的工作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一些小人们为了陷害庄新民,便说他在部队失踪几十天内的行踪很可疑,给庄新民带来了很多困扰。

调查组的同志们也远赴山东,来到了明德英和李开田的家中了解实际情况。

在得知了庄新民的遭遇后,明德英激动地拍着胸脯为庄新民担保,丈夫李开田在一旁翻译,感动得调查组的同志们都落下了眼泪。

回到上海后,调查组的同志们如实向上级汇报了实际情况,庄新民躲过了这次小人们的迫害。

1985年,60岁的庄新民总算能够离开上海,他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回到山东省沂南县横河村,看望当年救助自己的再生父母。

“娘,救我命的娘,您的儿子回来了。”

庄新民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祖孙三代齐刷刷跪倒在明德英面前,一时间将众人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当地政府听说了明德英夫妇,英勇帮助革命战士们的行为,拨款给老人们家里重新修缮了房屋。

宽敞的屋子里面,挂满了部队和学校送来的锦旗。

政府还在财政中特批,给明德英夫妇每个月60元钱的生活费,时常有领导干部在逢年过节时来到家中慰问。

1995年,84岁高龄的明德英老人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在上海听闻这一悲痛消息的庄新民,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面几天都不出门,对着山东的方向长跪不起。

为了铭记和报答明德英当年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庄新民在自己的家中,为明德英设了灵堂,摆放着母亲的黑白相片。

镌刻着当年水深火热之中,依然不离不弃的中国军民鱼水情。

在庄新民病逝之前,把自己的孩子们叫到了床前,告诫大家不要忘记明德英这位无私奉献的中国“红嫂”,也告诫大家,不要忘记中国百姓们对我们的养育之恩。

Mmbuyo wapitawo:N’chifukwa chiyani anthu ambiri akupita kumayiko ena, nanga ndi alendo?
Pambuyo pake:25款家常小炒精选,经典家常味,久吃不腻,值得尝试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