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manga Yamakampani a Inshuwaransi mu 2021 ndi Outlook mu 2022: Kusintha Kokha ndi Kumanganso Zomwe Zingawone M'bandakucha

唯有变革重构 方能先见曙光——保险业2021年回顾与2022年展望即将过去的2021年,是我国“十四五”规划关键的开局之年,也是我国保险业新发展时期的开启之年。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强调保险的服务功能,是对新时期新形势下社会民生所产生

唯有变革重构 方能先见曙光

——保险业2021年回顾与2022年展望

即将过去的2021年,是我国“十四五”规划关键的开局之年,也是我国保险业新发展时期的开启之年。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强调保险的服务功能,是对新时期新形势下社会民生所产生的新需求的有力回应。报告将服务功能提升到与保险保障功能相同的地位,既是对保险业独特功能的肯定,也为我国保险业“十四五”时期发展指明了方向。

Chedweraniko pang'ono

处于关键转型过程中的中国保险业,在2021年的发展并未再现以往数年间的迅猛,行业增速远低于同期GDP增速,处于一个较为尴尬的发展阶段,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呈现下降之势。

2021年前三季度,我国保险公司保费收入3.7万亿元,同比增长3.3%,整体增速放缓趋势明显。虽然新增保单件数345亿件;赔款与给付支出1.2万亿元,同比增长18.1%。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我国保险公司总资产24.3万亿元,较年初增加2万亿元,但市场上“代理人锐减”“增员难”“负增长”“行业受质疑”“新业务价值下降”“转型升级困难”等词汇被频繁提及,不停地削弱从业者和保险机构的信心,并打击其积极性。

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传播导致技术变革的不确定性增加、险企基本面疲弱(包括寿险供需两端放缓,车险综改导致产险这个第一大险种保费承压,地产风险事件影响投资端表现等)、监管治理持续收紧和趋严(如自保件规范,保险集团治理、险资投资规范,以及重疾险、意外险、健康险、互联网人身险等领域政策落地等)、传统营销体系亟需改革、中介机构专业度亟待提升、A股市场股东减持、普惠型保险对商业保险的替代或挤占等多重因素,事实上都已经冲击或削弱了行业赖以生存发展的社会土壤与经济基础,进一步分化了保险机构对行业发展规律的探索与认知,使得行业整体发展陷入了迷茫与迟滞。

2021年,产、寿、健无一例外都有点举步维艰、进退失据。这也为广大从业者从过往快速发展导致迷失的狂喜中清醒过来,重新审视行业的发展水平与质量,以及在国民经济中的实际地位。

困境何来

现在的困境是过往数十年间中国保险业固有的粗放型传统商业模式已经行至终局、无以为继的必然结果。如果说1992年友邦入华,将之前蹒跚发展的中国保险业带入一个全新的市场化时代,是我国保险业市场化改革的第一次浪潮,2014年“新国十条”落地后,行业启动的寿险费率改革和代理人数量“大增员”是我国保险行业市场化变革的第二次浪潮的话,那么现在面临的就是全新的、未知的行业变革的第三次浪潮。

与之前不同的是,保险行业变革的第三次浪潮,更像是一次整体的、全方位的变革。这是因为过往的局部变革,已经无法有效解决当前行业面临的问题,也让行业始终被困在重规模轻品质的怪圈,走不出增长模式与消费需求(结构)不匹配的悖论。目前整个保险行业所需要的不仅是变革,更是重构、重启,亟待寻求一个全新的、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这是当前能够打开行业新生之门的钥匙。

这种重构是全方位的,无论是产品、服务、代理人、投资业务、金融科技还是保险中介,都需要进行一次触及灵魂的深刻革命。其逻辑,实际上可追溯到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保险究竟是什么?

保险本是一个极为精细、极为专业的行业,对于社会大众而言,触达面非常广,从业者本可以借助全社会这个最大的市场抓手,树立起专业的品牌形象,让保险真正深入到社会的每个角落。然而市场发展数十年,行业价值不仅完全没有体现出来,反而冒出诸多令人痛恨的积弊痼疾,核心在于:大家一直都在低头算小账,监管算规模、基层算费用,而恰恰忽视了中国14亿人口的大账,短视和小富即安的心态体现得淋漓尽致,由此引发的丛生乱象令人痛恨。

因此,第三次变革浪潮的重构,绝不能再像以前那般零敲碎打小修小补,而是要从根本上,解决保险有何价值、因何存在、如何存在等重要命题。如果这个问题没有得到解答,这种重构便是不完整、不彻底的。

这种重构必须是深刻的,具体包括以下内涵:从追求规模增长到追求规范的质量提升;从注重销售为主线到注重服务为主线;从综合经营向专业经营的回归或分化;从产销一体到产销分离;从竞相攫取流量变现和数据垄断的互联网红利到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定制升华;从资本本位到客户价值本位的转换;从供给侧结构改革到供需双方的认知和行为改善;从行业国内循环近亲结合到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打通和弱化边界的更大整合。

曙光仍在

过去的一年,行业虽遭遇诸多发展瓶颈,但我国保险业在“十四五”期间仍将实现快速发展,接下来5年至10年的黄金机遇期依然存在,诸多行业利好也可以为行业的彻底重构夯实根基,让行业走上真正的高质量、可持续发展之路。

从整体需求看,我国民众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持续增长态势相对稳定,保险密度、保险深度仍处于较低水平,医疗缺口仍存、养老缺口持续拉大,保险作为伴随客户生命全周期的长期产品,市场增长空间和潜力巨大。

人身险市场方面,在多项政策利好行业进一步规范发展,多层次医疗保障制度及居民养老布局加速的大前提下,以普惠型保险、商业健康险和第三支柱养老保险为代表的人身险市场将迎来蓬勃发展,并有望重塑行业竞争格局。以新重疾表为基础,关注增值服务与健康管理服务的重疾险改革目前已经全面启动;从客户财富管理需求出发、短储长储并行,以养老社区为高客服务抓手的储蓄险也在健全产品体系,拓展养老服务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再加上年内对意外险、长护险、互联网保险等领域的改革与规范,以及更加聚焦期交、聚焦价值的银保渠道业务的重磅回归,亦为人身险市场的发展注入强心剂。

财产险市场方面,随着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的正式下发,以及基于实际需求的创新产品(如宠物险、安责险、董责险)的持续优化推出,下一阶段,新农险和家财险有望为财险业注入新的增长活力。其中,农险业务受政策影响较大,如能在风险识别及定价定损方面持续优化,受益于政府财政补贴、良好的风控能力、庞大的资金规模及科技赋能,预计可实现最终的承保盈利。而宠物险、董责险等市场发展缓慢,覆盖率低,增长潜力巨大,亦有望带来业务的新增量。此外,在车险方面,车险综改周年后,车险保费走势逐渐回暖,下降压力有望不再延续。年内推出的新能源车险,由于其保障范围较普通车险拓宽,且电池造价较高,预计车均保费也将高于现售车险,有望为车险市场带来新的增量。

营销体制改革方面,面对当前个险渠道的发展瓶颈,许多险企开始推进营销体制的深入转型。随着改革逐步进入深水区,清虚提质活动的深入推进,以新基本法、新营业部模式、精细分层经营和独立代理人等为重要手段的营销体制改革,有望真正提升代理人队伍的质态,构建“高质量-高产能-高收入”的正反馈闭环。

投资业务方面,当前宏观经济下行趋势相对明显,利率下降的可能性提升,同时信用风险走强,确实为保险资金的投资业务带来新的挑战。然而,2021年下半年开始,监管层密集出台多项政策,如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行业限制,明确同意保险资金投资基础设施基金,明确保险公司可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等,都拓宽了保险资金运用范围,助力险企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可依据自身情况构建相对灵活的投资策略,为保险投资业务带来利好,预计未来,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进一步的开放成熟,保险资金的运用范围将得到进一步拓宽,国民经济的推动器作用将得到进一步发挥。

保险中介方面,在产销分离的大背景下,参照成熟保险市场的保费分布,我国保险中介市场发展潜力一直非常巨大。未来,随着保险业变革转型的深入和对外开放程度的加大,国内保险中介市场的结构、规模、功能将持续发生正向变化,年轻的保险消费者对保险产品的多元化需求及全面保障需求,也将凸显保险中介机构在该方面的价值。年内出台的《保险中介行政许可及备案实施办法》《保险中介机构信息化建设要求》等监管文件,进一步提升了保险中介机构的入行门槛,规范了中介机构的市场准入行为,有效解决了长期以来我国保险中介机构数量庞大、经营水平参差不齐等多方面问题,对中介机构的服务品质和服务质量提供了硬性的政策保障,为保险业结构转型和健康发展以及市场经营主体市场化发展铺平了道路,促进中介行业形成有序健康的市场化竞争格局。

路虽远,行则必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唯坚定改革者,方能先见曙光。在发展环境悄然改变的当下,无论是行业还是监管,机构还是个人,均需要锚准定位,明确目标与方向;理顺监管与市场的关系;重构商业逻辑,激发动力,自我变革,顺势而为。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汇才控股集团党委书记、总裁 汇智保险研究院院长 张恒国

编辑/谭冉

Amapangira inu

返回 頂部